鹿大暖

没事溜达溜达,脑袋想不通的事,就用脚来想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应该就是童年了。那时候姥姥家的院子就是我的小天地,午睡起来,喜欢蹲在院子里看蚂蚁搬运食物。偶尔兴趣大好时,会给蚂蚁们加餐,拿着苍蝇拍,在院子里打苍蝇,然后把一只只打死苍蝇放在离蚂蚁窝最近的地方,然后搬个小凳子就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蚂蚁把苍蝇大卸八块的一点点拽进自己的窝里去。当然我也有"丧心病狂"的时候,比如会拿着姥爷看报纸的放大镜,蹲在那里烧蚂蚁,看着他们一个个冒烟,然后还很满意的说,"嗯,升仙了,升仙了"
儿时的回忆总是快乐多过忧伤,如果……待续

其实那些所谓的喜欢,都是带着一些胆怯和自卑,只因我是一个单身妈妈。口口声声的喜欢也仅限于两个人之间,更大范围之外就有所顾虑和顾忌,就会变的在意别人的说法与想法,呵呵。我无法改变已发生的,也从不因我是单身妈妈而自卑。
如果不能从心底里大方接受,就不要假装不介意。

不出去旅行的日子,就喜欢窝在家里

你是我的解忧杂货店

你懂我,我懂你,这才叫懂~我懂你一点零,你懂我仅仅之零点五,仅仅是知己。 谢谢你田山~

我问何十八“为什么把电线杆画倒”
他说“画正了多难看”
哈哈,好吧~
出售

不开心的知足

最近严重失眠,吃了药也不管用,放空脑袋,放松心情,深呼吸,依旧没有睡意,本想起来画画,想到脖子还没好不敢长时间低头,于是放弃,可又不想看电影,想来想去还是打开了喜马拉雅,找个电台听听节目。
“和谁在一起的却很重要”
看似简单的道理,做起来有时候却是身不由己。“都说低质量的社交,不如高质量的独处”可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长时间的独处呢。想到晚上看的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里面有句台词“一只偷食的乌鸦都能让他开心,这个人到底是有多寂寞”,整部片子看到压抑不行,看到悄悄落泪,看到孤独真正的模样。
今晚和朋友聊天,他说“我拯救不了地球 但我拯救的了我跟什么人玩儿”
影响别人变好是件有意义的事,被别人影响变坏是件倒霉的事。貌似都经历过,其实更希望遇见那个能影响我变得越来越好的人,让我收起脾气,收起小任性,收起对生活不容易时的沮丧和退缩,让我成为那个笑起来都自带光芒的小人物。
这些年来貌似大家提起我,总是觉得我活的洒脱,没心没肺,一人吃不饱全家不饿似的,活成了他们向往却不羡慕的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活的偏离了轨道,像一只脱离了鹿群却跑迷路了的长颈鹿。
朋友有时侯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我能大大咧咧的一笑泯恩仇选择那些对我造成伤害的人继续做朋友。我想大概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恩仇背后的人对我有怎样的影响吧。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伤害都值得原谅,不管过多久,那些在我心里宣判死刑的人,这辈子都是无法起死回生了。
因为知足所以快乐,可有些事就算不能继续快乐的进行下去了,可我依旧知足,因为,ta没有继续再坏下去,只是改变了轨迹改变了方向,就像头顶的那片星空,一直都在,只不过偶尔会被厚厚的云层挡住,但是ta一直都在,不曾消失。
孤独有时是快乐的,有时是难过的,有时是享受的,有时却是绝望的
我还是发现了一些规律,孤独的人,该有的孤独。
致自己
凌晨3点20